环球:欧美半推半就搞群体免疫 完成需多死几倍的人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两国元首已3次通话,体现了双方高度互信和中法关系的高水平。在两国元首战略指引下,中法围绕抗击疫情开展紧密合作。出于双边友好和人道主义精神,中方已向法方提供了一批医疗防疫物资,并为法方在华采购医疗防疫物资提供便利,从来没有为此设置任何条件。

【环球网报道】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导致死亡病例激增,据英国《卫报》4月5日报道,南美洲国家厄瓜多尔第一大城市瓜亚基尔的医院和太平间已不堪重负,迫使一些家庭将病患遗体存放家中,当地政府正计划分发数千个硬纸板制作而成的棺材,并为那些需要将病患遗体从家中运走的家庭设立求助热线。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瓜亚基尔的纸板棺材 图源:《卫报》引自EPA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答:我不知道这位美国议员有什么依据,他的言论再次证明,美国个别政客为了破坏国际抗疫合作和中国同法国等国家的关系,不惜编造谎言和散布虚假消息。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